当前位置:喻大华历史贪官转世
贪官转世
2022-08-12

贪官成罪孽深重,被打入地狱后,刀山火海,斧钺汤镬,受尽七七四十九周期酷刑,才得以准他重新转世托生。

出了地狱大门,贪官成直奔轮回转世司。一路思虑着,下辈子再不做贪官了,这四十九周的酷刑真叫人死不如生,生又不能。

来到转世司,众多魂灵都在排队等候转世抽签,抽到什么签,就转世做什么人。众魂灵边排队边祈祷,都想抽个好签,做个享福之人。

贪官成排在队伍后面,他祈祷的是再不要抽到当官的签,四十九周期的酷刑想起来就胆战心惊。

队伍行进得很缓慢,贪官成祈祷了几遍后,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,就有些焦躁了。

想想还是当官好,若是当官,随便找个关系就把这签抽了,哪里用得着自己排队。来世还当不当官呢?正想着,忽然一个小鬼来到跟前,叫他从队伍中出来。

他不知是什么事,有点害怕,可又不敢不从。那小鬼在前面引着,带他进入一个偏门,竟是转世司吏的官衙。贪官成全身抖着,担心取消他的转世,再去受那酷刑。

没想到迎面坐着的鬼吏冲他大喝道: “你是贪官成,阎王准许你转世,不用抽签了,可以随意挑选。”贪官成一听叉惊又喜,喜就不用说了,惊的是阎王爷何以对他这般恩赐?

那鬼吏见他愣着,知道他心里想啥,便嬉笑着说: “就叫你做个明白鬼吧。你在世为贪官时,别的什么神庙都不拜,只拜阎罗殿,给俺们阎王爷和小鬼们花了不少钱,所以阎王爷安排俺转世司给你行个方便,不用抽签转世,任你随意挑选吧。”

贪官成喜不自禁,竟不知他生前还做过这等善事,在阴间也算是给自己铺了条路。鬼吏给他签发了一个特别签,他拿着特别签,从转世司的小门直接进入了转世大厅。

转世大厅里排列着一个个转世甬道入口,在入口的门楣上标有:穷、富、善、恶、官、民……各类人等的标签,那些抽过签的魂灵,各自拿着抽到的签,寻找自己的转世入口。

抽签满意魂灵,一个个迫不及待地进入了甬道:抽签不满意的,就在甬道口磨磨蹭蹭,最终被守门的鬼卒强行推入甬道。

贪官成拿着特别签,他可以任意挑选转世甬道,成为一个来世想做的人。于是他一个入口接着一个入口地看着门楣上的标签。上一页123下一页

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真实故事,大约在民国39年左右,家强并未随政府转进来台,还继续留在浙江,福建沿海跟共军打游击战。

有一天不幸中了共军埋伏,整连军队死伤大半,极需一处安全地方救护,当时部队一直逃,一直逃,逃到一处不知名的村落,由於大家吃了败仗,所以在和村人沟通时颇不客气,在一阵强取豪夺後,问了一个村人何处有空旷的房子,那位村人带着诡异的眼神告知了一个地方,於是大伙便向那地方前去…不久到达那个地方,果然是个非常空旷的房子,而且奇怪的是房子面有很多张床,不过当时大家实在是太累了,在草草升火吃饭後便入睡了;到了晚上,由於家父年纪最轻,因此被迫守在门口当卫兵,当时家强就觉得房子内有一股冷风一直往外吹,而且是越来越强,当家强实在是冷得受不了正准备要进屋时,忽然听到耳边传来日本话的声音,感觉上好像不只一个,而且是有男声也有女声,就在家强觉得事态情急要大声呼喊时,他感觉有东西重击了他一下,在昏倒地上之前,他隐隐约约听到“八格,也鲁”的声音,并且从眼睛的馀晖中看见同伴的床被推来推去…第二天早上,家强从地板上爬起来,发现睡在床上的同伴都不见了,祗瞧见每张床上有大量血迹,後来找了很久,才在一间密室找到同伴的尸首,很惨,尸体都一块一块地,好像是被解剖似的…後来家强和生还的人又一起回到那不知名的村落,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事…

家强和生还的同伴再度回到那不知名的村落时,发现村人已渺无踪迹,当家强正心下迟疑,忽然见到前面树林中有人影钻动,而且看模样好像是“土八路”,天呀!又中共军的埋伏,在一阵勉强抵抗,惊荒奔逃之後,家强逃入村子後山的森林中,左顾右盼身旁祗剩下了三位同伴。黑夜笼罩的森林是格外地恐怖,家强忍受着饥寒交迫一直走着,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周遭声音有些怪异,接着就是…大家都被人偷袭,敲昏了…等到醒过来,家强发现他们都被五花大绑,吊在树上而周围站了许多人,这些人仔细一瞧都是那不知名村落的人,人人脸上带有怨愤,家强的一颗心就凉了大半…过不久从围观的村人之中走出来一个人,他手中拿着屠刀,家强一见他就很眼熟,因为他就是那位眼神诡异告诉空旷房子的村人,结果害得许多人惨遭厉鬼杀害;他走上来看看家强说:“命很大嘛!在阴气这么重的房子过夜,居然还能活下来”,说完他随即将眼光转移到家强身旁的一位同伴上,然後以屠刀指着他说:“你这畜牲!是不是你**了张大嫂的女儿”,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位老妇人哭天喊地拼命捶打家父同伴,就在家强心觉得不妙时,那位拿屠刀的人向前一挥,就把家父同伴的头给砍了下来,接着还把他五脏六腑挖出来,丢给旁边的野狗吃…上一页123下一页

他当然不会选择贫贱的、地位低下的,还有那些罪人、恶人、犯人的甬道。他转来转去,总是在有权和有钱两类人等的甬道前徘徊。

有权的好处他尝过,当然还是想做个有权人,但想想下地狱受的那些酷刑,他便胆战心惊,不寒而栗,说啥也不愿再做贪官了。可有权者的标签上,并不标有大官小官、贪官清官,这叫他不好选择,想来想去,他便去了那有钱人的甬道口。

他打算干脆做一个有钱人算了,安稳些,只要不拿钱去干坏事,估计就不会下地狱受酷刑吧。

来到有钱人的甬道口前,有钱人的标签上也不标有钱的多少及钱什么来路,他忽然感觉有钱人也不一定安稳。 他依稀还记得那些有钱的人,哪个不是提心吊胆,怕贼又怕官,哪有有权的人威风。

思来想去还是当官好,下辈子不再做贪官就是,不做贪官就不怕下地狱了。这样想了一会儿,就又回到有权人的甬道口。

来这里等候进入甬道的魂灵个个都喜笑颜开,兴高采烈。他跟在他们后面,就有魂灵问他怎么称呼,约好到了世间要经常联系,互相照应。

贪官成又依稀记起,每回领导干部学习培训结束后,大家也都是这样约好的,果然以后干啥都方便,看来还是有权好。

他正与有权的魂灵热聊着来到入口时,就见两个小鬼指着他在议论什么,一个小鬼见他过来还冲着他道:“小子,又来了?”另一个小鬼道:“大刑伺候的滋味还没尝够!”两个小鬼都嘻嘻地取笑他。

他知道小鬼是在说他上辈子做贪官,下地狱受酷刑的事,便道: “这回转世,做个好官……”

说着一脚踏进了转世甬道,轮回带将他送入了甬道深处。

这时,他听到小鬼在背后笑道:“小子,知道你已在此几经轮回了吗?这是第一百回了,每回说的都是同一句话!哈哈,这回再做贪官入地狱,那可就要万劫不复了!”

贪官成听到这话时,悔之不及,一脸绝望,就不知这回转世能否不做贪官。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原来是宾馆经理打来的电话,说不知哪来的生鬼在这大骂阎王。突然想起阿p还没交差。赶急跑过来-看,果然是阿p在口出狂言,吵骂不休。惹得宾馆经理和保安围在阿p身边瑟瑟发抖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正僵持不下的时候,两无常闻讯赶来,把阿p的嘴给堵上了。阿p自然挣扎在不愿受阻,可无奈两位无常一前一后反剪了他的双手,并且戴上了手銬押去地府交差,来到阎王殿,阎王一瞧阿P不象是该死之人的灵魂,连忙令判官翻开生死簿-查,果然还有50多年阳寿。

阎王大怒,问无常是谁派的差。无常正要回答,可边上的判官挤眉弄眼要无常别说,正尷尬為难之际阎王的助理兼私人秘书小兰飘然而至。阎王见到小兰,如同孙悟空见到覌音菩萨,阎王為啥如此胆怯小兰哪。

原来,小兰是天庭八神仙中蓝采和之妹,被玉帝招聘按插在阎王身边做助理,实则是為天庭办事,也可说是玉帝按在地府的-只眼,如今地府现行的-些清政廉洁反腐举措全是小兰一手策画。这个小兰其实一点也不简单,她是天庭学府管理系博士又得到哥哥蓝采和的仙术真传。颇受玉帝赏识,让她到地府缎练几年再提拔重任。

小兰说: 阿p是个人材,留在阳世会被埋没,他是孤儿,没人供他上大学,其实阿p还有个不太光彩的身上,他是吕洞宾在阳间风流倜儻时留下的孽种。我想找回来送他去天府学堂培养深造。所以,才要判官派了此差

什么才不才,用他是才,不用才他就是狗屎。再说,爱借人才也不能违犯这天命规律。你这样随便乱抓不是在给玉帝脸上抹黑吗? 阎王问无常為啥堵上了阿p的嘴时,无常把阿p在宾馆里骂他的话全轻轻地在阁王耳边抖了出来,阎王怕阿p留在阴间会坏了他的大事,便命无常把阿P押往地狱大牢,同时掏出自已的手机指使心腹小鬼在半途解决阿P。

果然押到-偏僻处,闯出二蒙面鬼提著大刀在阿p的颈上-扫,阿p吓了一跳,猛然惊醒。

此时守候在阿p身的同学小猛的老爸说: 醒了,阿p醒了, 高兴得手舞足蹈,赶紧跑去叫医生。不一会医生护士全来了。阿p睁开眼见自己趟在医院的病床上,才想起自己正参加高考,其它科目都已考完,唯独考语文时考卷都没打开就中暑晕到在地。今年高考无望,不仅伤心地流下了-行泪水。上一页123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