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喻大华宠物动物收容所简稚澄的死让人心痛 兽医师:“爱心”这个词太沉重
动物收容所简稚澄的死让人心痛 兽医师:“爱心”这个词太沉重
2022-11-24

▲简稚澄和爱犬鸡蛋黄。(图/翻摄网路)

记者易景萱/综合报导

桃园市动物保护教育园区(动物收容所)女园长简稚澄5日吞食安乐药自杀,其中一项原因疑為正是明年的零扑杀目标。对此,同样身為兽医师的龚建嘉认為,若要实施「零安乐死」的措施,那就必须搭配「零弃养」才行;毕竟空间、人力、食物都有限,原本只能容纳100隻狗的园区竟然塞了200隻狗,这样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。

龚建嘉在部落格中提到过去在收容所担任助教的经验,亲眼看到明明只能收容100隻狗的畜舍,就算收容到200隻也理所当然,「可以想像:空间不够,狗咬狗,疾病传播迅速。零安乐死绝对是一个假议题,如果没有搭配零拋弃的配套措施,因為空间不会无限扩大,空间有限、资源有限、人力有限、食物有限;但狗进来的数量不断扩增,因為不能安乐死。」

▲龚医师认為,若是没有搭配「零弃养」,「零安乐死」只是假议题。(图/龚建嘉授权提供)

他说,几年前在為军犬除役奔波的时候,某些事不关己的公务员和长官、还有漠不关心的体制让他感到心寒万分,「当时还好有外援协助、学校单位的支援,还有动保团体的相挺,都让后续军犬有机会重见天日的重要推手。」而他也认為,他「动物保护」是每个人心中都必须存在的思维,「但是这把尺每个人都不同,就如同对人的关怀每个人都不同一般;若打著道德的制高点,很容易伤害别人。」

心中有著「动物保护」的观念是非常好的,但若是过於「极端」和「理想化」,就很容易在无形之中变成「打著道德的大旗挥舞来抨击做事的人」或是酸民;大部分的兽医师都為动物付出很多,并且全心全意投入;却常成為两难的夹心饼乾。而他也坦承,许多爱心妈妈其实已经造成兽医师的困扰,「因為『爱心』这个字太重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