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喻大华历史庾文君是如何成为司马绍的皇后的?他们的感情如何?
庾文君是如何成为司马绍的皇后的?他们的感情如何?
2022-11-24

你知道庾文君吗?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。

庾文君,颍川郡鄢陵县(今河南鄢陵县)人。庾家也晋朝也颇有声望,她生在两晋之间,此时作建威将军的父亲庾琛在晋南逃过江后,任会稽太守,他们一家自然也就都迁到了南方居住。文君生得很美,加上江南风景养人,让她出落成了才情俱佳的女子,六岁就能写诗,她还很注重德行,经常以前代孝女节妇的标准要求自己。

庾文君的哥哥庾亮,很有文采。司马睿仰慕庾亮多时,将他召进建康。相见之后两人相谈甚欢,元帝便任命他为西曹掾。后来,司马睿的长子司马绍到了娶亲的年纪,一向钟意庾亮才学的元帝,得知庾家有个和儿子年纪相仿的女儿文君,就让司马绍娶了比自己大三岁的庾文君。

常言道:女大三,抱金砖。果然,司马绍的这块金砖果然抱得值得。自幼受到良好教育的文君,温柔贤淑,对丈夫十分尊重。司马绍自然也对自己端庄有礼的妻子十分宠爱。司马绍也和父亲一样对大舅哥庾亮十分仰慕,也就处处重用他。庾亮的好友温峤,也和太子交好庾亮和温峤都好黄老之学,反对韩非的重法苛刑。在二人影响下,司马绍自然注重个人修养,贤明仁厚,被朝野赞赏。

司马绍也并不是受别人感化后颇有作为的,他自幼便显示出过人的天赋。《世说新语》中记载的“举目见日,不见长安”的故事,便是出自于他。他四五岁时,长安有使者来觐见,元帝问儿子“你说太阳和长安,孰近孰远?”司马绍回答“是长安近,还没听过有人从日边来!”元帝款待使者,席间,元帝又问司马绍“究竟长安近,还是太阳近?”司马绍却说“太阳近。”元帝不悦:“你刚刚说长安近,为何又变了呢。”司马绍从容答道“抬头就能看见太阳,又如何见得长安呢?”原来,他是把父亲比做了太阳。司马睿一听大喜,和群臣连连夸赞司马睿是神童。

这小两口本都是天资聪慧的人,若是生在太平盛世中,定会成就一段爱情佳话。可偏偏命运弄人,在东晋政治混乱时期,政局动荡,司马绍十分忧心。永昌元年(322),荆州刺史王敦起兵谋反,王敦和其弟王导都是拥立晋元帝的功臣,把持朝中大权,时也有“王与马(司马氏)共天下”的说法。晋元帝本也察觉出王敦兄弟的威胁,于是他竭力削弱王氏势力,重用刁协、刘隗等人。王敦不满权利转移,便 以“清君侧”为名,起兵直捣建康,很快攻进石头城,进逼宫阙。元帝畏惧,但太子司马绍没再忍耐,他决心决一死站。

司马绍召集数百禁军登上战车,出宫亲自督战。温峤得知后过来阻拦他,殿下一国储君,岂能轻动。司马绍没听,上马继续走。此时在宫中的父亲元帝,自言自语道“若想要这个宝座好说,为何要如此害民?”想了一会,他派使者晓谕王敦:“如肯歇兵,我当回琅琊,让位于卿。”但王敦没听,仍挥兵前进。

王敦占领了建康后,晋元帝成了傀儡,王敦曾多次让元帝废掉司马绍,另立能让他操纵的幼子为太子。但因群臣一心拥护太子而作罢。元帝受制于人,忧愤成疾,不久病重,临终前,他最放心不下的仍是太子,但朝中无人可托,不得已,他召王敦之弟司空王导,托付他辅佐太子继位,而后司马睿含恨而死,时年仅47岁。

永昌元年(322年)十一月,太子司马绍即位,是为明帝。转年,他立文君为皇后,立他们两个的长子司马衍为太子,又封大舅哥庾亮为中书监。

但王敦对朝廷的威胁依旧很大。司马绍登基的次年,便趁王敦病危之际,命温峤将其一举击溃,重新稳定了朝廷。司马绍确实是个颇有作为的帝位,可以他命薄,登基三年便暴病而亡,时年仅27岁。留下了刚满30的文君带着5岁的太子司马衍。不久,司马衍即位,是为成帝。皇帝年幼,不能亲政,大臣们便让庾氏以太后身份临朝,垂帘听政。又让王导和庾亮听政。王导因为哥哥王敦的缘故,万事都让庾亮做主,庾太后认为自己是女流之辈,并不参与国家大事,尽管作为第一位被称为陛下的的女人,但她还是更愿意倚仗哥哥庾亮。于是庾亮便独享大权,不免飞扬跋扈起来。

庾亮多疑。当政后,一面排挤王导,一面又猜忌长江上游、握有重兵的苏峻等人,导致苏峻叛变。咸和六年(331),苏峻打入建康城,庾太后不堪受辱,追随司马绍于地下,时年仅32岁。

纵观庾文君一生,本来小家碧玉的她,若能和司马绍厮守一生,定会一生幸福平安。可惜他们夫妻却生在乱世中,丈夫的暴亡,将一个女人推到了权力的顶峰,但她却不慕名利。她的兄长却贪得无厌,这也令丈夫苦心经营稍有好转的政局再次毁灭。若庾氏在黄泉与夫君相见时,一定无比自责吧!